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br一篇文学作品的得失评说节能

2020-10-19 来源:

一篇文学作品的得失评说,往往从思想性和文学艺术性两个方面来评判。文章的思想内涵体现在作品给读者的认知和启迪,是作品的灵魂;而作品的文学艺术价值,则体现在作品的表达形式,包括语言文字风格,情节展示的技巧,篇章架构的美感,主题表达的方式等等。窃以为,评析一篇文学作品的成功与否,主题思想应该是放在首位的,其次才看其艺术性。

这次同题写作的题目是生计。生计是个大主题,包含很多小的主题。活动收获的作品当中,主题涵盖很多个方面。其中田舍郎的《生计》(我的幸福生活)所涉及的主题,对当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的人群来说,就很有现实意义。

我们先来看看作品的思想内涵。

作品中主人公的一段内心独白,可以看作作品的文眼:

“我不由自主地反观自己的生活,猛然发现我也颇为地可耻。通过这件事我想了很多,有种开天眼的通透感。如果一个看似巍峨的目标是建立在另一个人不计回报的完全付出上,我感觉我真的承受不起。这本身与我追求理想的本质也是背道而驰的。”

作品中,“我”是一个有着执着梦想的文学青年。他甘于清贫,矢志不渝。但是梦想和现实总是不能统一。他想靠写作改变自己的命运,出人头地。给老婆一个好的生活未来。可是人都要吃喝拉撒,要生活,成名之前,写文字换不来衣食,还得靠老婆养活自己。这与写作初衷是相悖的。怎样对待这个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冲突矛盾?确实是每一个业余爱好者都逃避不了的问题。再往深了讲,就是精神和物质之间的辩证关系问题。

作品中“我”无视生活的困窘,一心痴迷在文学梦想里,面对老婆的责难,他妄图用美好的梦想来应对生活的难题。当老婆无法忍受而离开他时,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能自拔。直到亲眼看到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作家的困窘,才恍然明白,这将是未来的自己。这不但对文中的“我”犹如一声当头棒喝,更对读者揭示了一个基本的生活道理:人不能没有理想,但是理想必须建立在现实生活基础上,必须有现实生活的支撑。否则就不值得坚持。

其实,包含在上述主题之内,文章还展示了现实社会中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文人靠从事文学创作劳动,几乎都无法生活。这个现象作者虽然没有进行深层次剖析。但留给读者的思索是很深刻的。文学创作是一种个体性质的艺术性劳动,属于精神文明范畴。它的劳动价值是由读者的精神文明层次来决定的。在当今社会人群中,对物质文明的追求很大程度凌驾在精神文明之上,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文学自然陷入曲高和寡的冷清状态,处在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尴尬境地。

无疑,作品的主题是深刻而有广泛现实意义的。一篇不到一万字的作品,承载了这样厚重深刻的主题而没有丝毫说教的痕迹,这得益于作者扎实的写作技巧和别致的语言风格。

我们再来说说作品的艺术性。

作品用第一人称叙述手法,让读者有一种临场倾听的真实感。“我”的痴迷和迂腐清高,“我”残存的市侩和世俗,“我”在现实面前的茫然和无奈,等等这些,通过自我的心理描写和灵魂剖析表现出来,让读者产生一种不知不觉或是公园或是广场的代入感,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感染效果。

作品语言别具一格。第一段对住居环境的描写,语言诙谐,给读者一种油滑和玩世不恭的感觉。其实仔细体会,这是主人公“我”对现实生活不如意的一种无奈的自我解嘲。是一种含泪的调侃。这样的语言风格,随着情节亦步亦趋。看似是“我”的幽默风趣,实则隐隐透着的一种淡淡的感伤无奈。

巧用伏笔包袱,让文章别有洞天。“我”和老婆吵架出来,看到一个买呱哒的老婆婆,百无聊赖中不禁仔细地观察她。这看似是心灰意懒之下的消遣,实质是后文的伏笔一、高低温交变试验箱规格:(单位:mm)和情节的潜流暗涌,最后当那一声“拙荆”使得读者和作品中的主人公都讶然失声的时候,主题也就在此刻悄然出现了。还不算完。当主人公“我”醒悟到当下的所作所为是和初衷背道而驰,想要向老婆表示改正的时候,不料老婆却正因为知道了同一内幕,却也转变了当初的看法。这样之前吵架是因为两人观念不统一,现在吵架是因为两人的观念都相反了,依然不统一。别有洞天的情节设计,让读者对主题的体味更加深刻了。

精心设计的对话,有力地推动了情节发展和突出人物个性。作品第二节和第四节的开始,夫妻的吵架对话,不但推动了情节发展,让矛盾升级,而且十分到位地体现了“我”的书生意气和妻子的埋怨不满情绪。仿佛这些争吵就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这让读者有很强的临场感和认同感。

作品中有这么一段:……在胡同的最深处,有一条夹道,夹道口立着一根黑色的木头电线杆,往里走第一家就是我的住处。走进家门,往西去,坐北朝南第二个房间就是我的蜗居。房间里有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正和一个长得同样其貌不扬的女人吵架,那个男人就是我,女的是我媳妇儿李竹子。

这段叙述,运用一个俯视的视角,将空间和角色无缝转换,好似一部大片的镜头,从高空俯瞰下移,将远处的景物拉近到具体人物场景,然后将视角角色干净利落地转换,处理得十分巧妙。

作品开始,是一大段的环境描写。作者不厌其烦,详细描述了胡同道路的泥泞坎坷,胡同环境的肮脏和凌乱,住户的拥挤和复杂。显而易见,作者是想以此衬托“我”的坚持梦想的难度和决心的坚定。但是,一篇划为六个小节的短篇小说,作者用去整整一个小节来描述环境,而这个环境除了上述的衬托作用外,再没有在文章的其它部分起到任何作用。仅仅在后文让卖呱哒老婆婆在这个环境里出现了一场,但是所表达的环境的脏乱并没有在这个场景里起到什么作用。所以说,这段描写有冗长之嫌。

当“我”发现,自己敬仰的作家,竟然是靠自己的妻子养活,而且他的口里所谓的拙荆,就是胡同口买呱哒的老婆婆时。此时“我”的惊讶,和读者的惊讶是类似的。这种带着讽刺性的戏剧化情节带来的回味,完全可以让读者自己去完成。但是文中却插了主人公这样一段独白:

“拙荆这两个字清清亮亮地传到我耳朵里,可我就是不理解它的意思。不是我学识不够,不理解这个词的含义,而是我一时难以把黑老和这个老大娘联系到一块儿。”

这样一说,就如一个互相心领神会的事情,却非要当场说穿,让人顿然觉得索然寡味了。如果去掉这一段话,就很大程度上有了亨利式结尾的艺术效果。

同理,作品最后,因为发现作家在靠老婆婆养活,“我”决心改变观念,放弃写作,而老婆发现一个老婆婆在养活一个作家,也决心改变原来的观点,支持老公写作。这样他们的观念又反了过来,依然逃避不了争吵。这其实有点像小说《麦琪的礼物》的类似情节。如果作者像《麦琪的礼物》那样处理这个情节。应该会收到更好的艺术效果。

“我是田舍郎,这就是我的幸福生活。”作者用这句话作为结尾,揣测出来的意图大抵有两个,一个是巩固作品的语言风格,一个是对文章主题做一个泛性的总结。用幸福生活这样一词,一面有调侃的一些成份,一面也有些务实主义的思绪流露。这样难免弱化了主题的积极意义。

我们仔细阅读会不难发现。主人公“我”抱着文学梦想痴迷不放的真正初衷和出发点,不单是因为文学本身的陶冶,丰富,境界等等精神方面的积极因素使然,很大一部分动机是想着靠文学创作出人头地。换言之,想将文字作为一种生计。文中的“我”,其实自己都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自然会让其迷惑困顿。而最后作者用幸福生活一词结尾,使得读者得不到走出这个困惑的方向指引。当然,我们的讨论涉及到这一层次的问题时,是没有一个绝对公认的对错标准的。这正是文学作品往往给与读者各不相同的启示之特点之一。

原文链接: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从作品的思想内涵和文学艺术性两个方面重点解读。通过精读作品、细心领会,多角度挖掘作品的主题思想,对读者揭示了一个基本的生活道理:人不能没有理想,但是理想必须建立在现实生活基础上,必须有现实生活的支撑。否则就不值得坚持。人们对物质文明的追求很大程度凌驾在精神文明之上,如何处理物质与精神的追求,就是小说带给读者的深思;本文从小说的语言、自我的心理描写和灵魂剖析、精心设计的对话等角度肯定了小说的艺术性和整体美感;最后对作品中存在一些斜刺也发表了真诚的看法。本评论不仅表达了原作的主题思想,本着不拔高、不贬低的客观对作品的艺术性做了精确的分析,评论客观且有深度,赏析全面且细腻,是一篇优秀的作品赏析。。【:琴声悠扬】

1楼文友: -22 19:10:45 我眼前一亮。这篇文,我一再说过,我非常喜欢。云水的赏析,也同样让人眼前一亮!问候云水!

2楼文友: -2 07:50:57 云水的评论角度总是与众不同。不仅眼光独到,认识深刻,最主要的是思考缜密。态度认真,评论严谨。这样的评论精致、漂亮、精彩。赞一个!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肇庆专治白癜风医院
辽源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