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木纹全知武神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偷袭

2020-09-17 来源:

全知武神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偷袭

似乎老天看到白裙女子成功抵挡住了前几次雷劫,更加愤怒了,这一次的雷劫雷电巨大如一条倒悬的河流,颜色呈现刺眼的亮金色,如一柄斩开天地的利剑,轻轻松松划开了天空,毫不留情地朝着白裙女子斩去。

白裙女子眉目前所未有地凝重起来,她狠狠一咬银牙,娇叱一声,右手凝出一柄金黄色的巨剑,猛然从地面弹起,飞射入天空,毫不相让地朝着那柄闪电巨刃迎去。

轰隆隆!

天空发生了剧烈爆炸,大地为之颤抖了数下,白裙女子娇小的身躯被闪电巨刃瞬间吞没。这一刹那,天地完全被过度的光亮吞噬,空间充斥振聋发聩的雷暴声,人的听觉和视觉都完全失去了作用。

光亮缓缓消失,闪电巨刃剧烈挣扎了数下,终于是坚持不住,断折、粉碎,消失在空气之中。白裙女子身影渐渐出现,如飞花一般,优雅而轻盈地飘回了地面。

成功挡住了这一次雷劫,白裙女子多少受了损伤,脸色并不好看的她手中的金色长剑更是已经断折得只剩剑柄。

看到如此,邹兑都有些为白裙女子担心了,但他随后就看到了白裙女子脸色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邹兑先是一楞,随后就明白这肯定是白裙女子有把握抵挡下最后一次雷劫的表现。

“主人,最后一道了!”

白裙女子身边的小黑更是喜不自禁的样子,原本紧张的表情放松了大半,禁不住的出声。

白裙女子点点头,但表情却更加凝重起来,行百里者半九十,都到最后关头了,可不能掉链子。

静!

第八道雷劫过后,天地间死一般地寂静,极为诡异,天空仿佛能量用尽一般,有些偃旗息鼓,但不管是白裙女子还是邹兑,都不会天真地认为这是真的,这短暂的平静不过是为了掩盖不久之后那可怕的毁灭能量爆发的假象而已。

白裙女子神情严肃地看着天空,做好了准备迎接这最后一波雷劫。可就是这时,她神情忽然一凝,身子急速向右移,轻飘飘地转了一圈,就见一道黑芒自她腰肢旁闪过,削下了一片衣角。

“无耻!”

白裙女子横眉冷对,愤怒地看着黑芒飞回的方向,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

偷袭的人知道无法在继续偷袭了,“嘿嘿”冷笑数声,跳出了密林。这人秃顶秃眉,一双绿豆小眼闪烁着凶光,手中横握着一把闪烁着黑色光芒的直锯,正是偷袭白裙女子的凶器。

“主人!”

小黑咬牙切齿地喊叫了一声,主动跳到白裙女子面前护主。

“剑魔,你还记得极阴老祖吗?”

绿豆眼脸上横肉一抖,跃跃欲试地挥舞着手中的直锯,无视了小黑,只盯着白裙女子,来者不善。

藏身在暗处的邹兑一听“剑魔”这称呼,目瞪口呆的同时,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她……她就是剑魔?”

震惊地看着绝美的白裙女子,邹兑怎么都难以相信。

“骨魔”的实力之强悍,邹兑亲身感受过,但“骨魔”却败在了“剑魔”手下,不得不逃遁后,躲进剑痕避难。因此,邹兑对于剑魔的印象实在是深刻无比,尤其他现在的纳戒中,那把“刃牙”也曾经是剑魔的武器呢。

只是,邹兑对于剑魔的想象,不是一方绝世高手模样,就是狰狞可怕的魔族形象,邹兑怎么也没想到剑魔竟然是一名女子,容貌和身材绝美,最关键的是她竟然不是魔族,完完全全是一个人族!

这时,剑魔扫了偷袭的魔族一眼,虽然正是渡劫的关键时刻,但发现对方实力不怎么样,自然也不放在眼中,冷哼一声道:“你是那老东西的弟子?”

绿豆眼冷笑道:“知道就好!今日找你来寻仇,却恰好遇到你渡雷劫,看来老天也容不得你,特意降下雷劫相助!嘿嘿,剑魔,今日定取你性命以祭拜师尊在天之灵!”

口中说完,绿豆眼已经挥舞着直锯扑了上来,气势汹汹,好似随手就能解决剑四年前魔一般。

邹兑藏身在暗处,见到绿豆眼虽然速度极快,气势极盛,却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方,心中隐隐有种直觉,会有不利于剑魔的事情发生。但仔细去观察,却偏偏一时又觉察不出来。

直到观察的目光落在剑魔身后的土地上,不对劲的感觉更为强烈时,邹兑方才猛然醒悟,那绿豆眼的攻击仅仅是个幌子,真正的攻击应该是来自剑魔身后!

果然,几乎就在邹兑看出门道的时候,剑魔身后的地面悄无声息地裂了开来,一道人影飞出,急速抛出了一只粗壮的大锤,直直砸向剑魔后心。

不得不说,从剑魔背后偷袭的人不但精通“土遁术”,而且隐藏气息的功夫实在是可怕,以剑魔的实力,竟然也没提前察觉分毫。

“主人,小心!”

小黑看得着急之下,大喊了一声提醒,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可它的实力实在太弱了,轻易就被重锤弹开,身躯狠狠砸在大树之上,树干剧烈颤抖了几下。

剑魔感觉危险来自身后时,那只银光闪闪的大锤已经逼近她的后背。此时此刻,剑魔因为度雷劫而元气大伤,实力损耗大半,竟是已经无法做出躲闪的动作,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碰硬地硬抗!

她长啸一声,迅速凝聚起了体内灵力,在后心形成了一面“灵力盾”。

就听“嘭!”的一声,“灵力盾”已经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灵气消散,而剑魔人更是不好受,整个人被击打得飞了出去,生生撞断了一路十几根巨木之后,方才抵消了大锤余下的全部威力。

碎枝和落叶之中,剑魔缓缓站起了身,凝眉冷对着背后偷袭的人。

尽管被人偷袭成功,她却保持着一贯的优雅,不显狼狈,衣裙上甚至不沾染半颗尘埃。若非她脸色发白,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只怕没人愿意相信她刚才被一只粗壮的大锤灵兵狠狠击飞。


关节肿疼
三门峡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餐后血糖正常值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