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骄婿第一百二十六章郊外节能

2020-10-19 来源:

骄婿 第一百二十六章 郊外

宋氏是个性子刚强的女子。当日傅家灭顶之灾,她依旧咬牙坚持忍了下来。她所想的就是要将女儿好生带大,给她找个好女婿,让她过上平稳安乐的日子。

可是事与愿违。如今女婿的事才刚推辞,女儿却丢了。

宋氏是强撑着咬牙坚持,才没有双眼一翻晕过去。

这件事不能声张。她希望找到傅萦,但也不希望找到的傅萦是一个已经被歹徒伤害过,且还会被家中那些奇葩极品嘲笑的姑娘,傅萦已经有过一次撞柱自尽的前科,宋氏是信得过女儿的勇气、胆量和魄力的。

飞奔着赶回外院,宋氏低声道:“的确出了事,墨轩,你七妹妹不见了。屋内的东西被翻的一团乱,后窗大敞着,厢房中睡着的薏姐儿和院子里服侍的人,大部分都是被迷药迷晕了的。”

顾韵想了想,就道:“义母不要担忧,七妹妹吉人天相,她的未来错不了的,如今当务之急我会想法子立即将她找到带回来。往后的事就由您来决定吧。”

宋氏对顾韵为人体贴的又多一丝丝好感:“墨轩,为娘的没有为你做成主,还反而托你的后腿,要你大半夜的带着人来咱们家中报信儿,我着实过意不去,这次还是劳烦你动用关系,务必要将萦萦找到,活要见人……”后头的那句她没有说出口。

因为宋氏觉得现在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若是傅萦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的这条命怕也会被交代进去。

顾韵应下来,就吩咐人飞速的去做事了。他身边的亲随大多出自军中,人人能够吃苦耐劳,且还都是被宋氏的魄力给镇住了,心向往之才奔着这里来的,是以顾韵之略微说明,这些人就都已经真心实意的为顾韵去帮忙,且还答应了保密。

待到人都听从了顾韵的要求分本出去后,顾韵才冷笑了一声。他就不信萧错这一次还能带着傅萦全身而退。

一个曾经被“盗贼”劫走的姑娘。就算不被侵犯也是贞洁有了污点,他就算没有抢得到,宋氏也会再来求他的。

如此一来,“近水楼台”。需要调查的也能够查清楚了。

顾韵这样想着,就趁着外头的人都忙着呢,没人来打扰自己,在圈椅上眯着眼睛打盹。

%

傅萦醒来的时候,身子柔软无力的躺在草地上。不远处听得到潺潺的水声。夜色深沉,星月呈辉,她脸上被淋了水,凉飕飕的。

随后她就看到了一个提留着水囊走向她身边的高瘦身影。借着月光可以瞧见那人正是萧错。

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才刚她不过是很寻常的睡个觉罢了,怎么这会儿却成了以天为盖地为庐了?

萧错在她面钱蹲下,刚要浇水,却听傅萦叫了他一声:“阿错。”

她的一声柔软的像是“糖球”喵呜的叫声,萧错只觉得心这会子都酥软了,手一歪。水囊中的水就一大半洒在傅萦身上。

真是好凉快!!

傅萦起身,无语的看着萧错,“你怎么回事?不会将我绑架了带回国吧?难道是想连三媒六聘的程序都省下,干脆抢我回去做丫头?”

她连珠炮一般说话,根本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可见身子无碍的。

萧错放了心,盘膝坐在草地上,道:“的确是有人想抢你去做丫头,可那个人不是我。”

仰头将水囊中剩下的水一饮而尽,随即冲着远处摆摆手。

就见方才那黑衣的暗卫很快就消失在了一旁的小树林子中。

傅萦奇道:“你说有人要抢我?”

“且还是用了迷香。迷晕了你满院子的主子奴才。趁着你昏迷要带你走。”

傅萦眯着眼沉思。

萧错又道:“我原是知道顾墨轩的性子,又知道他被你母亲拒绝了,难保心里没有怨言,万一他对你有了歹心该怎么好。是以我一直与暗卫藏在你窗外。”

萧错说到此处,认真的看着傅萦,“我说的是真话,你信吗?”

若是傅萦说他信口开河,萧错也不会怪她。毕竟她被迷药迷晕了,外头针对她的危险又太多。她对他若还暗中存了怀疑,那也是无法避免的。

那样的话顶多是他心里被扎两刀一般疼。

而傅萦想了一阵,却是点了点头:“想不到他们也真豁的出去,就不怕傅家这里主要包括了在人造环境或者自然环境所能遇到的温度有手段追踪他们?”

她竟然如此信任他!

萧错心花怒放,笑道:“别人我都不理会,我只理会你是否健康平安便是了。你如今面色不差,可有旁的地方身子不舒坦的?”

“没有啊。”傅萦检查自己身上,当真是哪里都不痛不痒。

萧错放心的笑了,大掌by___张云红揉了揉她的额头:“你这丫头,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你这么信任我,就不怕我将你吃了?”

“若是你也有歪心,那这世界上我也不必去相信谁了。”

她语气的苍凉,萧错见了心里暗暗的怜惜,又觉得她这样信任的话在他听来十分的动听,心动之下见左右无人,索性就将傅萦搂在怀中,下巴贴着她的额头,抱着娴静如水的她,道:“你放心,你我会保护你安全,很快就可以送你回家了。那个想要害你的人你也不需要担心,我有办法。”

“我知道。”傅萦笑着,靠在萧错肩头。

萧错其实真的是个不错的男子。懂得哄她开心,懂得为她着想,身居高位却没有养城骄纵的性子,对待人一视同仁,而且功夫和容貌都是一流。

傅萦虽方才已经清醒,却是因为迷香的药力还在,这会子放松了精神靠在萧错怀里,又开始昏昏欲睡,唇角翕动道:“我就这么出了府,可有旁人特别感兴趣的询问?”

萧错笑着道:“你有我就够了,除了告诉了武略侯夫人一声,旁人还指望告诉谁去?我如今想的就是尽快抓住顾韵的证据,虽然我们刚才交了手,但是要收拾他也不是不可能。他那样玩弄你,显示自己的优越感,我也就让他尝尝更好的滋味才是。”

“你说什么,是墨轩哥哥?!”

“我们才刚交过手,你当我还会骗你不成?”(未完待续。)

焦作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本溪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痛经的原因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