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暗影法师第二十九节球面战节能

2020-10-19 来源:

暗影法师 第二十九节 球面战

规则是,开局前,黑白双方各有2子放置在棋盘中心。横纵直线上,任意2个己方棋子,可以同化掉中间夹住的所有敌方棋子。反之,法同化掉对方的棋子,则不允许放置在棋盘中。

这意味着部署在棋盘中心的棋子非常危险,横向和纵向都可能被同化掉,靠边的棋子只能被一个方向同化,而真正安的地方则是4个角的顶点,完不可能被同化。以中心为,抢占4个顶点,然后以此为基础控制整个棋盘。

我的对手,拥有自己的必胜法,必定比我清楚4个顶点的重要xing。看来这个游戏就是,在zngyāng厮杀的过程中保存生命,踏着敌人的尸体才能往前爬,然后一步一步踏向四周争取战略要地。

4个顶点为安的战略要地,而与4个顶点相邻的那12格为整个棋盘危险的死地!与那些死地相邻的格意味着可以把敌方推入死地,它们都是次级重要的,而它们外围相邻的,自然也是次级死地。于是我把整个棋盘从4个顶点出发,部标满了争夺的权重。

这个游戏要比围棋简单多了,如此简单的游戏,即便是半径10万格的棋盘也……毫问题!根据我的理论,自己抢占要地,把对方推入死地,必须拥有先手才可能赢,后手极限只能下到和局。我试探地问道:“我先行,三局两胜,可以?”

“可以。”格蕾斯。

可以?竟然是可以?什么必胜法!原来这个愚昧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规律!用很简单的线xing矩阵就能够解的问题。他居然还不明白,在这种不对称的较量下,别说区区半径10万格,就算是10亿格,也都是我赢!

“但必须贴目。”格蕾斯提醒道。

呃,贴目?看来我太天真了……任谁都看得出先手的优势。

“贴多少?”我纳闷地问。

“贴总数的三分之一。”格蕾斯。

三分之一!如果我是黑方,棋局结束,我要自己扣掉三分之一!但是……根据我的理论,还是先手占便宜!只有生和死,没有数量!只要把敌方部杀光,就算扣掉三分之一,还是我赢!

啊,不对,也许他那个世界没有我那个世界的数学知识。他说的必胜法,也许是在半径10万格下的极限运算,逆向推理得出的。也就是说,在10万格内,我没有优势,因为他的低级解法也能用运算量搭救。

“10万格,实在太小气了!10亿格吧。”我提议道。

“10亿格?你确定?半径10亿格的棋盘,那就是400亿亿格了。以我目前的极限运算量,这盘棋恐怕要下一千年以上。”格蕾斯弱弱地说。

“那的确好像多了一些,但半径10万格的棋盘,格数只有400亿,根本发挥不了我的优势。要不这样,我们不增加棋盘空间,改为减少思考时间。20分钟应该够我们把400亿格子填完了,所以每方只有10分钟的总步时,超过的算输。”我说。

“好!”格蕾斯。

接着,游戏开始,我是先手,黑方。我们迅速在棋盘zngyāng厮杀起来,黑è和白è的洪流不断互相吞噬,同时也不断膨胀。我的目标是抢占高权重的要地,把对方推入死地或低权重的要地,而他的目标似乎是尽可能多地同化我的棋子。尽管看起来,白è比黑è多,但不碍事,只要我还没有死光,只要我还拥有足够多的选择权,那就毫问题!

以棋盘zngyāng为,一条条黑è和白è的巨龙迅速游向四方,但有些格子,双方都不想要,看来他也明白死地的道理。但这个善良的家伙却不懂得如何主动把对方推入死地,如何踏着敌方的尸体爬往特定的目标,他只是在万目的地厮杀。于是,这两个互相吞噬着怪物不断长大,扩张,直到碰到边上时,大片大片的棋子变成了黑è。

“你的领悟速度不低,但我还没有输!四个角才是重点!”格蕾斯。

“那四个角,部都是我的!一个也不给你!”我说。

“现在距离近的那个角都还有2万多格的距离。”格蕾斯。

“胜负在刚开始的那几步,就已经决定了。”我说。

“绝不可能!这可是400亿格的棋盘!之中的变数,就连我都吃不透。”格蕾斯。

“你是认为我不如你吗?”我问。

“不是,我只是研究得比你久!”格蕾斯。

毫疑问,这是个很简单的数学游戏,一个接一个顶点落入我手中,格蕾斯被迫入了绝境,明知道要把我送入要地,但他别选择,连同他所落入的死地在内,部被我同化为绝对安地带。占领了3个角后,大片大片的区域被黑暗吞噬。

“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不会认输!你可千万不要忘掉,先手要贴三分之一!”格蕾斯。

的确,照现在的局势看,我杀不光他。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对方是真正的高等智慧物种,是容不得我小看的!

我会输吗?

罢了,即便是赢,也不过是赢个陌生人回来而已,我何必那么在意呢?

但是……我不想输!我不服气!为什么我要输?

我要赢!就因为对方是强者,我有必要去赢!

我从来都是一个热爱挑战的勇者,我才不会因为失败过几次就堵死自己通往成功的大门!哪怕结果是继续失败,我也要为了可能的胜利而继续挑战!

何况现在我还没有输,这个游戏真正刺激的地方在于,越到后期,同化的基数越大,未到后一刻都不知道死的会是谁!

当我占领了后一个角后,棋盘的格子也已经填完。格蕾斯那些该死的白è棋子在后而是否增产将于6月3日的会议上决定一刻插入到我的安带中间与我共生了。统计结果是,贴目后,我仍然赢了他15亿格,在400亿格的棋盘中,那完属于险胜。要知道,下到临完场的时候,每下一步棋随便就可以同化掉几十亿格的,所以说白了,也就是赢了半步而已。

“我……我输了……怎么会?不可能的……”格蕾斯痛苦地说。

“你确实输了,但也只是一局,你还有一次机会。如果你能赢,那就还有第三局。”我说。

“的确,轮到我先手了。我先手,用必胜法,就一定会赢!可是,第三局,是你先手,我会输!”格蕾斯。

“的确,只有先手才有可能赢。”我说。

“罢了,我们不下第二局了。明知道结果还下,没意思,我们直接下第三局吧。还是你先手。但是,我要修改游戏规则!一局定输赢!还有,这局要赌注,我要赌上我的尊严!”格蕾斯。

“规则是什么?”我问。

“刚才的游戏,你赢了,那个生物,送你,这是你应得的,然后就算完了。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黑白棋,先手必胜,是因为有4个角。那么我们就把那4个角切掉吧!”格蕾斯。

“一个正方形,切掉4个角,不是变成8个角了?”我问。

“不是那样切。”格蕾斯说着,原来在我们下面的蓝è棋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以我们为中心,向外扩散的巨大半透明蓝è球体。

“球体的每个横切面都是没有角的。我们就用它来做棋盘。”格蕾斯。

“立体棋盘?”我问。

“不是,所有智慧种族的抗争都发生在星球的地表,我们也不例外。整个球面都是我们的棋盘。这样就没有边和角了,任意一格都是等价的。这意味着,没有绝对安的位置,所以,游戏规则是,半径1千格,总共1256万格,先手杀光后手,算赢!反之,算输。”格蕾斯。

格数变少了,但是,难度却远高于刚才。没有绝对安的格,但却并非没有要地和死地,只是这些要地和死地并非事先安排好的,而是要在双方的博弈过程中,根据势力分布而隐式地确定。也许有个格子前一刻还是要地,后一刻就会变成死地,一步失误,万劫不复!

给我先手,要我杀光后手,这有可能吗?

“给你先手可以?”我问。

“可以。”格蕾斯。

“慢着!我还没决定,再让我想想。”我说。

这游戏,先手好还是后手好呢?这关键就要看,游戏中,是否允许一方杀光另一方。嗯,我在自己的思维里模拟出了一个等大的棋盘,推算了一下,觉终于拿到了心爱的小米4。得应该是允许的,但是否必然?

不确定……似乎可以杀尽,但也可能杀不尽……

“赌注呢?我的尊严,没什么价值的东西。你的尊严,给我也没什么用。”我说。

“输的一方,要为赢的一方,实现的一个愿望。”格蕾斯。

“我想当魔王。”我说。

“办不到。”格蕾斯。

“就卡布提拉的王,都不行?”我问。

“卡布提拉的王,比我还厉害。”格蕾斯。

“看不出。那算了,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嗯,我想要一件礼物。”我说。

“什么礼物?”格蕾斯。

“我们是朋友,你觉得送什么方便,就送什么吧。我要的是……你对我的心意。”我说。

“焰……认识你,真好。那,如果我赢了,我也要一件礼物吧。你喜欢送什么都可以。”格蕾斯。

“好的。”我说。

如果输了,送他什么好呢?

我对他的心意……

把茵菲迪斯之剑送给他?

虽然前辈说过可以送人,但现在还不行……因为我需要它。

送他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不行,小白兔是群居的动物,只有一只的话,会害怕的。所有的白兔娃娃都应该留在我身边。

算了,既然如此,我不能输!

脑梗中风
小孩健脾胃吃什么
遵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