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神煌第一九七章宙书疑云求推荐求月票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煌 第一九七章 宙书疑云(求推荐求月票)

“最后你父到底在那阴龙谷内,取得了什么,有何收获,我也不知晓只知他那日出来之后,就赶往南方再然后,被二十余位天位武宗堵截合围你父强横,连斩其中三人,直到五位武尊出手,这才逃遁,被逼入沉沦云海!”

宗守听得是心中震荡,忖道自己那位‘父亲’,居然强悍到了这个程度

二十几位天位武宗联手,依旧斩杀三人即便是武尊,也没拿下♀恐怖战绩,几乎不下于几年之后,杀上那丹灵山之时

轩辕通说宗未然六年前,就已达至天位武宗境界算算年纪,那个时候他那父亲,岂不还只是二十七岁多一

他此刻几乎就怀疑,这宗未然莫非也是从后世穿越而来,而且以前也曾有高深的武道成就?

“传说未然老弟,在那阴龙谷内已经取得了那本宙极命世书,故此才远走南方不过这消息,多半也是假的”

轩辕通冷声一笑,透着讥讽之意:“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那宙极命世书乃是灵法至高宝典,传说其本身,亦有操控时间,甚至逆转时光之能,这等样的至宝,怎可能落在一个区区武仙遗迹之中?要真是此物,不单是三穹境五洞天,十圣地,十九灵府诸宗要争个你死我活就连域外他界之人,也要不顾一切,来我云界争夺那些人,真是亡你父之心不死好在谣言止于智者,除了几个灵府宗门之外,其余十大圣地,都未有人相信此事”

宗守也是一哂,忖道那宙极命世书,在他猜测中,最多只是灵师宝典而已℃及所有符箓法则中,最玄妙最复杂也最难掌握的‘宇’‘宙’二符

什么操控时间,逆转时光最终批准台湾调查人员观看。之能,是不是太过了?多半是以讹传讹

不过随即却是心中微沉,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又莫名其妙的,记忆起原来那个‘宗守’在魂识消散时的话

什么反正迟早一日,你会知道也会知晓我即是你,你即是我〗个人,本就是一体——

这些话怎么听都觉得怪异,而此刻想来,更添了几分莫测诡谲之感

甚至还有隐藏在自己元神内最深处,那个不知名的光团

那个‘宗守’,说是他也不太清楚,只知是自己带来的东西,又何必问他?

最近数月,宗守一直都将此事埋在心底此刻隐隐然,已若有所悟

莫非这宝蓝色光团,就是那个什么‘宙极命世书’?

旋即又哑然失笑,那神皇游戏里的虚拟宝物,怎么可能是真的?

即便真是此宝,带着自己穿梭万年又怎么解释,为何此物会落到自己手中,而且他元魂,还是正巧在这‘宗守’的身上苏醒?

心中疑问万千,不过此事的确是太过是荒谬,宗守直接否决了那些可能,不再去想,只静静听轩辕通继续说着

“这也是我之前有言,你父可能还在世上之因他非是被人逼入沉沦云海,而是早有谋划,借助此地避难在那阴龙峡内,未然必有所得,却还不足以扭转大局≡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取到的东西,好到足以引来更大灾祸不过这可能我看极小——”

轩辕通说完这些,又一阵沉吟,才说到了正题:“如今未然老弟他虽离去,不过这阴龙峡之争,却是愈演愈烈不止是东临云陆几个宗门,就连中央云陆,也有人插手所以这乾天山妖王之争,也远非是表面那么简单那宗世亦非仅仅只是依仗其师岚叶真人之力一个地轮九脉的玄武宗,即便是即将踏入天位,又能有多大的势力多大能为?别说是我,即便是虎千秋,统合虎族十万大军之势,就算这岚叶真人,真踏入天位,也是足可将之斩杀唯因这宗世宗阳还有你叔父宗师元身后,都各有宗门支持,才能将未然留下的亲信部属压制,争夺那妖王之位”

宗守眼眯了眯,一声轻笑♀个他早料到了,只是一直想不通缘由,不过加上一个即将出世的武仙遗迹,那么一切谜团都已揭开

“有人从内部着手,那也自然会有人在外部下棋东临云陆之西,除了乾天山,云瑕山,烈焰山,还有西海涛云城,都是可动用数百万大军的势力而大约四个月之前,阴谷内突然爆发灵能,诸宗都以为谷内遗迹即将出世不但云瑕山派遣最精锐的火狼骑,陈兵东圩山∫焰山亦是调兵遣将,而涛云城更是尽遣三百云舰,西临乾天山二千二百里处结果最后是虚惊一场不过也促使乾天山内三大势力暂时联手——”

轩辕通语气是平淡无波的,把这几月乾天山的情形,娓娓道来却听得宗守,是一阵心惊肉跳那边的情势,尹阳与虎中原,虽对他详细说过可这二人,却绝不可能如轩辕通这样,对局势了如指掌

之前积累的疑惑,也尽皆开释

“所以我权衡利害之后,最终决定不插手乾天山之势那边情形,最是敏感,一触即发若是不争还好,一旦我出手助你我等可以无恙,别人却只会朝你这最大弱点下手你不会武,即便我与虎千秋几人联手,也护不住你只能是把你害了!”

说到此处时,轩辕通却是微露笑意:“可现在不同!以前这念头,是想都不敢想可如今,那妖王之位,世子你即便不去争,我与虎千秋也不答应未然他辛苦打下来的基业,岂能落于他人之手!而且如今,也多少有了些胜算——”

又笑望宗守,带着几分考校之意道:“世子可知是为何?未然老弟在时,我们没有半分胜算可若是换作你来,却反倒是有了几分可能?”

宗守不假思索,就摇了摇头:“情势怎么可能相同?我父亲任妖王之时,乃是众矢之的而我现在,却可合纵连横≮世几人,既然能背靠隐世宗门,我如今亦大可挑出一个灵府宗门,合作一番”

轩辕通顿时哈哈大笑,透着无尽欣愉之意:“正是如此!你果然聪明!不愧是未然老弟之子当真是说的通透↓是这个道理我们求的只是拿回乾天山的妖王之位,至于那阴龙谷,能拿到些好处自然最好,拿不到也无所谓在那十九灵府中,不愁找不到联手之人所以,你这次回乾天山,最该小心的,就是那三人联手合力——”

最后几句,显得是凝肃无比,宗守亦心中微凛,想及本来的‘自己’,这时本该被宗师元与宗阳联手接去乾天山,扶植为傀儡而年之后,宗世又奋起爆发,将自己人头斩下而那两位,却未有半句言语,就臣服于宗世

想来其中,也经历过无数次暗地里的博弈交锋若是一家独吞不到,那么与他派妥协,也未尝不是良法

说来在记忆里,这玄山城,也是在这个年代消失没落只依稀记得,两年在后,玄山城与乾天山城之间最重要的一条通道若海峡附近,有一场百万人的大战四年之后,位于天澜省北部的临澜城崛起,尽掌玄山城诸地只是轩辕通与轩辕依人,还有这满城之人那时到底是何命运,他就不知

可那时,他的头悬于乾天山顶三月,居然也无人守尸——

以轩辕依人的性情,怎可能会如何绝情?

还有铁虎一族,当神皇游戏开始的年代,已不存在这个族类

宗守一时只觉一股沉甸甸的压力,再临心头此去乾天山,仍旧是风波诡谲,凶险难测

轩辕通说完这些话,神情就彻底回暖也不再谈那煞风景之事】拉着宗守,侃天侃地,忽而回忆往昔,说起与宗守之父,在中央云陆结交的过往忽而又说起轩辕依人小时候的趣事,令轩辕依人大发娇嗔

一直絮絮叨叨,说了许久几乎直到凌晨时分,才将宗守放过

当宗守离开那湖心小亭,回首望时只那轩辕通仍旧是自斟自饮,竟是毫无风范的狂呼大笑,眼神中略显醉意☆旁边侍候的轩辕依人,是头疼无比

而铜壶之内,并非是酒,只是果酱而已可轩辕通,却已是真正醉了

宗守一笑,离开了这城主府不过就在踏出门外,却只觉一股森寒之意,骤然遍及全身上下一丝杀意,也不知从何处为发端,遥遥贯空袭来

宗守眉头一挑,眺目看向了东面以时日估计,云圣城附近的那一位,此刻多半是已经知道了——

※※※※

万里之外,一处建在山谷之内的连绵房屋之中,那最阴森,也最静僻处的一间屋宇内

随着一声炸响,一块白净无瑕的灵石,骤然被一只鹰爪大手,生生握成了粉碎!

“居然敢杀我弟子!”

声音阴建议前期多头获利了结寒,又带着几分雄壮之气那大手的主人,鹰眼钩鼻,涅竟与那仇凌有几分神似此刻正是胸腹起伏,似是已怒到了极处

“真是那乾天山世子所为,你没弄错?”

此人身前,赫然立着一位黑袍老者面上是冷汗淋漓,正躬着腰道:“绝不敢欺瞒主人!那云旭与仇凌最后怀疑追查之人,正是那位乾天山世子以我猜测,多打造连接 一带一路 和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点。半是这位世子的部下出手,将云旭仇凌诛杀!”

“可我记得这宗守,不是无法修武么?其父已死,麾下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强者?”

那鹰眼男子皱了皱眉,接着就毫不在意的一挥手:“不管是不是!你先带几名玄武师过去,能杀了此子与其身边之人最好要是势不可为,我会亲自出手,了结他性命!”

吉首看白癜风去哪里
事后紧急避孕药对身体影响
南昌医院男科哪好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