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墨道归元第一百二十五章拜访搭配

2020-05-21 来源:

墨道归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访

沙鹰啸鸣,御者口中也发出如类似的长鸣,下方巨大的城楼上,有旗手挥出旗语,以红蓝双色旗,指挥御者进城。当赶到306医院时

御者驾驭沙鹰飞翔进城堡之中,笑道:“星宗的牌子就是好使,我们直接优先进入。”

在天空高处俯瞰时,这绿洲不过是一个小绿点,但到了近处,顾墨才发现这里面积极为广饶,沙鹰又飞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来到绿洲的中心地带。

这里林荫茂密,喷泉水池穿插于建筑之间,与外面无尽黄沙的世界,形成鲜明对比。

在一处百丈直径的高台上,沙鹰降落,御者与顾墨挥手告辞后,便又再度驾驭沙鹰,翱翔奔向长空,去接应下一位客人。

星尊亲传弟子的待遇确实非比一般,已有一个中年的锦袍管事,面容方正,腰间也是挂星宗玉佩,早在含笑等待。

“师弟应是路修远吧?我是杏砂,星宗在沙族世界的管事之一。”

常有辣妹主动投怀送抱

顾墨忙拱手回礼,道:“修远见过师兄。”

“师弟这边请,我们回去宗门驻地休息。”

“……”

走下高台后,顾墨忽然心念一动,不禁回头望去。

杏砂微笑道:“沙鹰是我们在沙族世界的主要坐骑,只是低阶的凶禽,不过胜在易于驯服……”

他不知的是,顾墨回头看的并不是沙鹰,而是沙鹰下来的那一个人。

楚名图,他竟然也来了!

哦,对了,风魔暂时还没正式报复这个叛徒,但一旦发动,势必是雷霆万钧之势,这厮借着职权之便,躲到沙族世界来了,想必他也听到了沙族世界近来沙尘暴频繁的消息,若是世界转换,暂时不与妖族世界连接,他又可以在此逍遥百年了……

哼,楚名图,真是巧呀!

楚名图感应到顾墨的目光,不禁从高台上回看过来,想起先前在大殿见过,还微笑点点头。

顾墨牵了牵嘴角,权当挤出两分笑容回应,口中敷衍着杏砂管事,跟着对方往驻地走去。

星宗在此的驻地,面积甚广,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布局,颇有几分星宗景色的风采。

杏砂将顾墨引入一处庭院,微笑讨好道:“早已收到宗门传讯,听闻师弟是台阶成妖,特地为师弟安排一处舒适的环境,希望师弟可以满意……”

推门房门,里面竟是阴暗的石窟一般,还四处涓涓滴水,洼地小水潭一处处,顾墨心中郁闷,这里不是无尽沙漠吗?这样也太浪费水源了吧,而且,这样的鬼地方,叫老子怎么休息啊?

杏砂还一脸暗暗得意,等待着顾墨的满脸惊喜,可顾墨压根不是一截台阶啊,这地方,怎么可能让他满意?

“师弟,可是有什么不满之处?”杏砂觉得顾墨的表情与自己期望的完全不一样。

顾墨轻咳一声,正容道:“师尊韩湘子常常教育我,要磨砺自身,不能耽于安逸,这里实在太过舒适了,我能感觉到杏砂师兄的心意,可是……我还是换一处地方吧。”

杏砂不由得赞道:“师弟心性坚定,果然不凡,是师兄安排不当啊!来,咱们换一个地方。”

“……”

宽敞明亮的空间,白色兽皮铺垫的软椅,典雅辉煌的装饰,望着就觉舒适的睡床……顾墨果断入住此处,以此磨砺自身,赢得杏砂无比赞赏的目光。

顾墨先是认认真真运转了一遍辕天鉴,阴极元根修为依旧停滞不前,没有丝毫进展。

以至于他传音给噬血花的声音,也带着一丝烦躁,道:“噬血花,我们已经来到沙族世界,希望真能找到你所讲的命运沙池!”

噬血花冷笑道:“老夫既已答应了你,就不会失信,你放心好了!”

“那好,我们明天就出发!”

“……”

顾墨在那场舒服的大床上安躺了一会,心里想着,楚名图已经被清扫出九霄盟,想必我们顾家在盟内的地位,已重新安然无恙,也不知叔叔现在如何,金玉昆现在可好,那什么流云天宗的考核,想必他定是参加了,嘿,真想知道他有没有考上,能否从此一飞冲天……

朦朦胧胧的睡了一阵,顾墨重新振作起精神,出门前往宗门驻地的兑换处,更新一遍最新的沙族世界地图,刻录进万天境里面。

接着,又核对一遍沙族世界出行的准备事项,确定并无遗漏之后,想起柳四的拜托,便去拜访柳长空。

可柳长空竟然不是住在宗门驻地内,而是定居在城堡的边缘地带,这令顾墨颇为无奈,婉拒了杏砂的陪同,独自离开中心地带的贵族区域,往外围走去。

一路走来,顾墨也得以看到妖族世界的另一面,从贵族区域里,像星宗驻地那般整洁的井井有条,到平民区域里,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繁荣热闹的商业地带,再到贫民区域,杂乱脏乱,处处都有战火之后的血腥痕迹……

有生命的地带,便会划分区域,人族如此,妖族如此。

顾墨目光掠过时,情不自禁打量每一个擦肩而过的妖,他们有的是前来沙族世界淘金冒险,有的目带凶光,恐怕身负杀戮命令,有的神色慌乱,恐怕正在逃避追杀或者源自妖族某方势力的迫害……

但更多看到的,是平静与麻木。

这里很多妖,已经世代居住于此,对于他们而言,或许上方世界是不是妖族世界,已经无关要紧了,这里的一切,便是他们世界的全部了……

生于此,亡于此。

黄色的天空,才是他们的天,外面熟悉的黄沙,才是他们的地。

妖族世界,所谓的故乡,只是一个极为久远的名词,对于他们而言,早已经模糊不清……

终于来到柳长空的隐居地点,贫民区一条脏以史为鉴乱坊道的最尽头。

一路走进来,有几个尚未化形的妖,目光闪闪的打量着顾墨,要不是顾墨腰间的星宗玉佩太过亮眼,恐怕他们已经准备做点什么了。

一个童子无精打采的坐在门前,捧着一本沾染了沙尘的厚书,低头阅读,久久不翻一页。

哪怕顾墨已经来到他面前,他也没有抬头。

顾墨主动问道:“请问柳长空师兄,可是居住于此?”

童子抬首,只是往顾墨腰间玉佩望了一眼,连顾墨的样子也懒得去看,他指了指门后,有气无力道:“家师在里面。”

顾墨见人家也没有引路的意思,唯有苦笑,推开院门,只见院子里风沙飘扬,唯有一棵杨柳种植在院子一侧,枝叶低垂,积压了一层沙土,比外面的童子还要无精打采。

顾墨只好继续前行,心里已经开始腹诽柳四,给了自己这样一个任务。

但院子后的厅房,大门敞开,里面一目了然,沙尘积地,哪有半个人影?

顾墨心中一动,回过神来,发现那棵杨柳树不见了,多了一个沙尘满面的青年,正不耐烦的打量着自己。

大连白癜风医院咋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方法
调和阴阳的药有哪些
朔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乳房结节的治疗与预防
心脏搭桥治疗
友情链接
海口旅游网